谷歌前高管任首席数字官 科蒂“招兵买马”忙转型

发布日期:2024-03-11 12:27    点击次数:157

  聘任谷歌前高管,科蒂集团加速数字化转型。11月29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谷歌前高管兼Meta董事Pierric Duithot将出任科蒂集团最新首席数字官,该任命将于2024年1月1日生效。从2020年首次设立首席数字官一职,到引入前欧莱雅首席数字官,再到如今将有着丰富电子商务业务经验的前谷歌高管收入麾下,科蒂集团对于数字化转型是认真的。但当最新一季度净利润大幅下滑,转型成效不明朗之际,科蒂集团的转型还需要再加一把火。

  助力数字化转型

  科蒂集团即将上任的首席数字官有着丰富的电子商务领域的工作经验,对于科蒂集团而言这正是其作出如此选择的重要影响因素。

  据了解,Pierric Duithot毕业于Saint-Cyr (圣西尔工程学院)和 HEC(巴黎HEC MBA商学院),2022年,Duthoit负责META FRANCE的零售和电子商务。进入META之前,其为谷歌工作了七年,曾担任莫斯科、中东和非洲销售总监,负责科技、电信、FMCG(快速消费品)、公共部门和旅游业。

  对于聘任Pierric Duithot,科蒂集团方面对外表示:“Duithot之前在国际范围内发展数字和快速消费品业务的经验,将为科蒂的数字战略带来有力补充。”

  事实上,近两年,科蒂集团一直都将数字化转型作为重要的转型战略在推动。2020年,Sue Y. Nabi上任科蒂集团首席执行官,对集团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制定了科蒂集团发展的六大重要战略,其中“增强电商和直销(DTC)能力”成为重要战略之一,也正是在这一年,科蒂集团设立首席数字官一职。

  基于转型战略的推动,科蒂集团近两年在数字化方面的布局动作频频。2023年1月期间,科蒂集团方面宣称欧莱雅集团的前任首席数字官Lubomira Rochet将会加入科蒂集团董事会。

  “她在美妆行业以及数字化转型方面的丰富经验,将会成为我们多渠道战略的宝贵资产。”这是来自科蒂集团的回应。

  这种转型决心在中国市场也有所体现。2021年期间,科蒂集团方面表示,中国市场在未来的2-3年,有意将线上份额提升至50%。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目标,2021年8月,科蒂集团与美妆代运营商丽人丽妆签署合作协议,丽人丽妆为科蒂旗下Burberry、Marc Jacobs、Philosophy等奢侈品美妆品牌提供精细化的运营服务。2022年9月,科蒂集团就旗下阿迪达斯个护与丽人丽妆再次达成战略合作。而通过丽人丽妆引领科蒂集团实现电商渠道的高质量增长成为科蒂集团在中国市场的期望。

  就数字化转型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对科蒂集团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在盘古智库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江瀚看来,数字化已经成为企业竞争的重要壁垒,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可以提高企业的生产效率、优化供应链、提升客户体验等方面。科蒂集团通过数字化转型,可以更好地利用数字化技术来提高生产效率、优化供应链、提升客户体验等方面。

  “在数字化转型的推动下,企业能通过对用户数据的收集、运营、分析等实现对消费者需求的挖掘,进而保持消费者的黏性和忠诚度,长久地保持行业竞争力。”深圳市思其晟公司伍岱麒分析补充。

  改善业绩之举

  急于推动数字化转型的背后,是科蒂集团难言乐观的业绩表。而科蒂集团在财报中也曾表达了想要通过转型推动业绩的愿景。在2023财年年报中,科蒂集团方面表示:“要通过提升数字化影响力来增加销售额,旨在建立品牌资产和消费者参与度的电子商务和数字、社交媒体营销。”

  根据财报数据,科蒂集团新一任首席执行官Sue Y. Nabi上任的前一年,也就是2019财年,科蒂集团亏损37.84亿美元;事实上,这已经是科蒂集团亏损的第三年,之前的2017年、2018年科蒂集团都处于亏损状态。而在2020财年,科蒂集团延续了上一年的亏损,亏损10亿美元。2021财年继续亏损,亏损1.663亿美元。直到2022财年,科蒂集团实现扭亏。2023财年,科蒂集团实现增长。根据财报数据,这一年科蒂集团收入为55.54亿美元,同比增长4.71%,净利润为5.08亿美元,同比增长100%。

  更高的营收和毛利率,以及股权激励股份支付费用减少(主要系CEO的股权激励),以及上一个财年因退出俄罗斯市场而产生额外的成本和减值损失等因素成为科蒂集团恢复增长的重要因素。

  科蒂集团通过转型走出阵痛期也成为行业美谈。不过从过往几年发展来看,提价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科蒂集团业绩增长的影响因素之一。

  2022年8月期间,科蒂集团对外宣布,鉴于美妆类产品正在面对数十年来的高通胀,没有放缓的迹象,继2022财年的首轮提价后,今年将对旗下品牌进一步提价,以提高利润率。而在今年2月期间,科蒂集团对外称集团将对旗下一系列产品进行精准涨价。

  涨价或许可短时间内提高利润,但却不是长久之计。在最新一季度的财报中,科蒂集团又回到了业绩下滑的状态。2024财年第一财季,科蒂集团季净利润为102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35亿美元,同比减少92.42%。

  福州公孙策公关合伙人、福建华策定位咨询创始人詹军豪表示,受疫情影响,全球大多数国家跟地区消费者收入减少导致消费降级,对高端品牌会有短期不利影响,从抖音电商以及拼多多等的业绩走高可以看出消费者更看重“性价比”。另外新锐香水、美妆品牌的不断崛起,俘获了不少年轻用户,这也是造成科蒂集团业绩下滑的因素之一。

  此外,虽然科蒂集团香水业务撑起营收的半壁江山,但随着近两年雅诗兰黛、欧莱雅以及迪奥、香奈儿等品牌对于香水香氛业务的加速布局,科蒂集团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根据公开数据,2023年上半年,科蒂集团旗下最畅销品牌古驰香水,市场份额为2.62%,距离国内香水销量第一梯队的迪奥(8.94%)、香奈儿(7.18%)、YSL(5.37%)仍有明显距离。

  不过在江瀚看来,虽然欧莱雅、雅诗兰黛等品牌不断发力香水香氛业务对科蒂集团确实存在竞争加剧的情况,但科蒂集团在香水香氛业务方面拥有悠久的历史和强大的品牌形象,可以通过不断创新和优化来保持竞争优势。

  对于科蒂集团而言,转型还在继续,如何维持业绩增长甚至持续增长,还要在转型上加一把火。